思维工具:有趣的“剃刀”

occams - essay - 思维工具:有趣的“剃刀”

“剃刀”是哲学上的思维工具之一,用于对一些不太可能的情况的排除或简化。使用剃刀,可以让思想在一定程度上解放出来,集中处理那些最需要考虑的事情。

同时,剃刀也不是绝对的、普适的、精确的法则,不可滥用或强加,使用是需要谨慎的,否则也许不能解决问题,还反过来将真理“剃除”。


下面是维基百科上列举的世界最出名的8大“剃刀”,笔者并未找到全部的翻译,不妨就亲自下手翻译,并试图举出/搜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与大家分享。

奥卡姆(Occam)剃刀

存在多种互不相容的解释时,我们应该选择前提条件最少的那种。不要增加非必要的内容。

我们拿着一个球,然后松手,球掉在了地上,这时我们有两个解释:

A:地球有重力,球受到重力被吸引,所以松手后球掉在了地上。

B:地球里住了一只神龙,神龙创造了重力,球受到重力被吸引,所以松手后球掉在了地上。

这里A和B都可以说明现象,但B相比A更复杂,多出了“神龙”。那么根据奥卡姆剃刀原则,我们应该更倾向于接受A而剃除B。

格里斯(Grice)剃刀

在简约原则下,应更倾向一句话本身,而不是这句话所在的语境。

想象一个外国人看到了“画龙点睛”的故事……为了避免你没有听说过我任然复述一下这个故事:有一名家画出了绝赞的龙,但未点眼睛,而有好事者给它点上了眼睛,没想到龙腾空而起飞走了。

那么,假设这个外国人对中国文化没有任何了解,那么在他的心里是不是会想象一只西方的龙呢?在格里斯剃刀的哲学意义上,这种思维方式是正确的。

汉隆(Hanlon)剃刀

如果可以用愚蠢来解释,那么就不要用恶意来解释。

A由于工作疏忽,导致了B的受伤。而事实上,A有可能是有意让B受伤的,也可能是真的只是不小心,也就是“愚蠢”。这种时候,猜测是因为愚蠢是更好的解释。

或者一个更现实的例子:爱因斯坦反对玻尔的量子论,这不是因为爱因斯坦和玻尔有仇一定要反对他,而是因为爱因斯坦的“愚蠢”让他真的无法接受而已。

休谟(Hume)剃刀

如果某个原因放大后不足以导致某个结果,那它不应该作为原因,或者需要和其他因素一起构成原因,直到和结果达成正相关关系。

这实际是对因果关系的梳理,我们就拿“蝴蝶效应”来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:

蝴蝶在夏威夷扇一下翅膀,导致了旧金山的一场龙卷风。

实际我们很难相信这是真的,即便放大许多,让一万只蝴蝶来扇翅膀,也不能认定就和某个龙卷风有绝对的因果关系。而我们改口说:

蝴蝶在夏威夷扇一下翅膀,产生了一定量的风力;风力达到某个阈值,就足以酝酿一场龙卷风;夏威夷附近有一个气流,差一丁点风力就可以达到阈值;蝴蝶的那一点风力,刚好弥补了这个阈值……是不是就可靠多了?

希钦斯(Hitchens)剃刀

如果某主张无需证据即可成立,那无需论据也可将它驳回。

我们不需要在这里额外举例子,因为奥卡姆剃刀可以直接剔除这里的情况。比如:地底下有一只神龙,但看不见摸不着,甚至提出者本人也没观测过。

阿尔德(Alder)剃刀(又名“牛顿的烈焰激光剑”)

如果某事物无法观测或实验,那么便不值得讨论。

我们又要拿出神龙了,而且是一模一样的例子:地底下有一只神龙,但看不见摸不着,甚至提出者本人也没观测过。讨论这只龙到底存在与否,是没有意义的。

波普尔(Popper)的可证伪原则

对于一个科学理论来说,它必须是可证伪的。

可证伪性是很重要的科学方法。我们举一个最经典的例子来说明:

有一个命题“乌鸦都是黑的”,那么我们只需要找出一只白色的乌鸦,就可以说明命题是错的,也就是“可证伪”的,那么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科学命题。每当我们发现了一只黑色的乌鸦,这个科学命题的真实性就提高了一点点,但永远不可能是100%,也就是永远不能被“证实”,但证伪随时有可能发生。

你看到了一只黑色的乌鸦,是对命题的一次支持没错。有意思的是,该命题的等价命题(即逆否命题)是“不是黑色的一定不是乌鸦”,也就是说如果你看到了一只小花猫,也是对“乌鸦都是黑的”的命题的一次支持。

兰德(Rand)剃刀

概念不会超越必要性,最终结果不过是成为必要性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。

这可能是上述剃刀中最难理解的一个,它实际强调的是,认知水平会影响概念化的客观标准,也就是个体认知差异在实际上将影响概念的效果。

比如那句著名的“失败是成功之母”,对于最后一个字,有些人会理解为“母亲”,有些人会理解为“客观条件或来源”。不管概念是怎样的,这句话内在的因果关系都不会改变。

 

参考资料:Wikipedia

微信打赏支付宝打赏

感谢您的支持!

文章来源:卡米雷特的小站www.kamilet.cn)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卡米雷特

视觉控&技术控,不断学习中!


您可能还喜欢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